速度是七十迈

👀
白嫖粮民

【贱虫产粮大队】第一轮接文游戏(又名论蜘蛛侠与HelloKitty的兼容性(bushi

算是第一篇贱虫文了吧!

白祭司:

群里的第一轮接文游戏,发上来顺便宣一下群:673194173,进来了就都是大佬w欢迎来群w


现在艾特一下参与此轮接文游戏的作者们: @Mr.Jubilee , @RENKA , @熊熊熊丨熊孩子 , @逆十字 , @狼九是个大垃圾 , @Delano ,然后还有我(´・ω・`)


以下为正文:(PS:正文经我微微调整过,希望大佬们别介意【土下座】)


***




Peter在一次寻常的放学之后飞快地跑去了德尔马先生的三明治店——像往常一样——买了他最喜欢的面包。


不得不承认,虽然这种面包随便一家店都可以买到,Peter还是最喜欢德尔马先生家的面包——至于理由?大概是所谓的……唔蜘蛛直觉?


然后,Peter边走边啃完了面包,看了眼四下无人,把面包包装袋团成球稍微用了点蜘蛛力量准确的丢进垃圾桶,接着拐进自己最常去换衣服的小巷子里。


小伙子十分急切——他快速换下衣服并随意地把它们窝成团塞进书包,向旁边轻轻一甩,手腕一抖射出蛛网固定在墙上。


我们的纽约好邻居又要开始每天的常规巡逻了,可在他跑出这个乱七八糟的小巷子之前,蜘蛛感应器就突兀地想起来。“哇哦,看看这是谁?哥的超级英雄?”


Peter被突兀的陌生声音吓了一大跳,先不说他换衣服的全过程被目睹到了,那人还可能已经知道了他是谁,这么想他内心开始疯狂地恐惧和无措起来。


变异蜘蛛给予Peter的超能力可没教会这个男孩如何处理这种事情。Peter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臂,用蛛网封住了那个突然冒出的可疑人物的嘴,然后迅速的用蛛丝把那个家伙拖进了巷子更深的地方。




“你、你是谁?”Peter发射了几条蛛丝把那个身着红黑紧身衣的人先固定在墙上,他谨慎的后退了几步与对方保持距离。“你看到了什么?”Peter的蜘蛛感应在脑内不停的鸣响,提醒他离面前这个男人远一点,越远越好。


“唔唔唔唔”墙上的男人用那被堵住“通风口”的喉咙不断呜咽,Peter思索片刻,决定遵从自己的蜘蛛感应:“听着,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给我忘掉!不然友好的邻居会变成什么可怕的东西也说不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可怕些,Peter手腕抬起,迅速离开巷子。


突然飞来一把武士刀斩断了蛛丝,Peter在快要落地的瞬间完美的跳落在地面上,而刚刚阻止自己离开的雇佣兵已处理好被蛛丝封住的嘴。“哇喔,baby boy, 10分!哥爱死你落地的样子,如果你是说你在这儿换制服或是你的样子还有你性感的屁股 ,哥完全没看到”说完这句,死侍看到眼前的小男孩明显松了口气,Peter看到对方走过来靠近自己的耳朵边笑道“哥骗你的”


小蜘蛛刚想用自己可怕的蜘蛛力量飞起一脚,却被握住了脚腕。“嘿,跟纽约好邻居来一场斗殴可不是哥今天的目的。来看看这个,”死侍手上的那两张hellokitty大型展览会门票晃得Peter眼睛疼,“瞧这个多棒!有兴趣跟哥一起吗?”


Peter一脸不敢相信地收回了腿,狐疑地盯着那奇怪男人手上纸张上面一脸蠢样的无嘴蝴蝶结猫,他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能结结巴巴地开口:你……偷看我换装就只是为了让我陪你去看一场莫名其妙的展览会……?"而且还是什么凯蒂猫的展览会,眼前这家伙真的不是变态吗?!


“是的——甜心,不然你以为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呢?”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无辜,男人面罩上眼睛的部位挤了挤,然后用一种带着某种暗示意味的语调说着:“不过如果你想要有些其他的安排的话,哥今晚的时间都为你留着呢。”


Peter本能的不想知道他口中的“其他安排”是指什么,虽然搞不懂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目的,但Peter还是决定不再和他纠缠,况且我们新上任的小英雄,大家的好邻居Spidey还要去履行他的职责。“…好吧,虽然不知道你什么目的,但是抱歉我不能陪你去那个…那个hellokitty的展览会。”他悄悄往后挪了两步,“——现在我该走了。”Peter说完也不看男人什么反应,转身就跑。




出乎意料,Peter非常轻易的摆脱了雇佣兵的纠缠。“或许他真的只是想找人去看那个什么hellokitty展。”Peter这样想到,“不一定非要是我”。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打断Peter的思路,毫不犹豫,手一抬,蜘蛛侠的工作再次开始。然后,就在那个被抢劫的运钞车上,蜘蛛侠再次看见了那个红黑的身影以及——“尸横遍野”的抢劫犯。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眼前的蜘蛛侠脾气很暴躁,雇佣兵看着面前的制服男孩的蜘蛛眼快气愤的闭了起来,说实话,生气中的超级英雄,让他胯下一涨,可爱极了。但是眼前总得哄哄这正义感爆棚的蜘蛛侠男孩子,他的hellokitty展可不想就这样没了,他期待着在展子上让蜘蛛侠用他的蛛丝力量帮他拿到那个限量的等身hellokitty,那个极限的套圈游戏太麻烦了。


“OK,OK,babyboy 听我说”


这家伙终于要说今晚的重点了,Peter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我需要你的蜘蛛吸附能力,”死侍伸出一根手指示意,Peter叉着腰点头,“去帮哥抓到hellokitty展上那个最大的hellokitty玩偶。”“WTF??!”


“sorry,我没听清楚,请再说一遍”Peter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再次确认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和自己开玩笑?“去帮哥抓到hellokitty展上那个最大的hello嗷....”死侍还没说完,没有耐心的男孩再也听不下去,他选择一脚踹飞这个浪费了自己时间的男人,甚至他决定多踹几脚。


“嗷....等....等等 spidey!嗷!听着....”男人被Peter踹的连连哀嚎,Peter停住脚极其没有耐心的听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揍的惨兮兮的男人要说什么话。“你要是再踹哥一脚,哥就……嗷!”


Peter已经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了,作为spider-man 他的日常太忙了,这一周最犯傻的事大概就是和这个男人浪费时间,于是Peter射出蛛丝准备离开,被他揍到趴地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并且抓住了他的手腕。


“哥说了,你再揍我,我就要吻你。”




蜘蛛侠男孩面罩下的脸刷地一下通红了,没等雇佣兵听见他说什么,一个狠狠的拳头就亲吻上了他的正脸。"别再让我看到你!"Peter没好气地指着捂着脸哀嚎的雇佣兵说,"要是你下次还给我惹麻烦的话,我就会好好教训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拳头那么简单!"说罢他就要荡着蛛丝走,可是那罪魁祸首比他行动得更快,一瞬间搂住他的腰,扒开男孩的面罩就亲吻上他的嘴。


"叮叮~再揍我就吻你,小蜘蛛,谢谢你允许哥吻了!"


Peter一片空白的大脑只听得见他调皮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轰得一声,Peter的大脑里爆炸了。




之后发生什么Peter不记得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并“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而自己已经拉下面罩,脸上的热度还未散去。


“spidey……你……力气真大,哥的肋骨似乎断了…”


“oh,上帝!”天平瞬间从羞耻心跌落至责任心,Peter慌忙俯下身去查看雇佣兵的情况,然后……什么情况?!


一阵天旋地转,Peter和身下的人换了体位。


“叮咚~spidey0分,deadpool满分!现在亲爱的babyboy我们来谈谈除了hellokitty展以外的事~”


Peter大脑一片空白,喘着粗气,一半是被男人的举动所气,一半是心脏跳动多快而感觉呼吸困难。他敢说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快红透了。从来没有和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况且对方还是个男的。双手的蛛丝发射器被男人的大手摁住,被卡在男人身下的Peter感觉很挤。


“哇喔,spidey,现在我们来谈谈正经事。”


“该死的,你非要用这样的方式吗?”


“如果你不陪哥去逛Holle Kitty展的话”Peter感觉身上的男人更加压低了身体,腰部被某种硬硬的东西抵着很不舒服。“哥倒是乐意用这种方式。”


“OK,OK....我答应你,你先松开我的手”


“yes!!!”身上的男人开心的大叫,就在他松开手的一瞬间,Peter发誓他用尽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踢向男人的两腿之间。


“哦我的甜心……”男人扭曲着五官捂住了那不可描述的地方向一旁倒去,Peter趁机射出了蛛丝粘着墙壁跳上了一户人家的窗台,“如果我因此收到伤害的话我想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闭嘴。”Peter几乎是低吼着喊出了这句话,他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脸上过高的温度——但似乎无济于事。于是他低下头冲着那个可疑男人再次确认:“所以你——你找到我,就是为了让我陪你去参加一个HelloKitty展并……帮你抓一个所谓的最大的HelloKitty玩偶?”


“当然不!”上一秒还躺在地上死命哀嚎的人,下一秒一个生龙活虎就猛然坐起,“亲爱的,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知道“回”有四种写法吗?”


“what?!”此刻Peter有种被人戏弄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试图散去自己的暴力冲动以及脸颊的高温,“你,究竟是谁?目的?再说那什么展了!”


冷静下来的Peter发现对方很擅长打乱自己的节奏,或者说是将别人带进他的节奏。


但是现在,应该进入蜘蛛侠的节奏了!


可惜他面对的人是名为Deadpool的雇佣兵。


“哦?到现在哥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吗?好吧,哥叫Deadpool是一名雇佣兵哦。当然如果可以,spidey请叫哥wade~最后目的的话……如果甜心不愿意告诉哥“回”有哪四种写法,也不愿意陪哥去hellokitty展,那么,只能用血来满足哥了~”




啊哦,蜘蛛感官。


Peter发誓蜘蛛感官从来没这么响过,感觉就像是梅姨放了一百个闹钟在他的脑子里叫唤。


当然,梅姨没有那么做过,但不代表这个叫做“deadpool”的家伙不对。


Peter射出蛛丝粘住对面的墙壁,双臂使力让自己离开了那个窗台——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你该赔偿那户人家的损失。”Peter喊着,并射出蛛丝试图粘住朝他而来的刀——但好像没多大用处,过于锋利的刀锋一下子就把蛛丝从中间切开了。


“如果他们想要一匹彩虹小马的话!”男人——不,Deadpool举着手,狠狠把他的武士刀朝着Peter的脑门插了下去。


“我想他们不会想要那东西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口中的彩虹小马指的是什么。”Peter眯着眼,伸出左手射出蛛丝再次拉着自己离开原地,并在空中转了个方向对着把刀插进墙壁里的Deadpool连着射出几道蛛丝,手腕用上了蜘蛛力量把那个家伙从墙壁上扯了下来。


“Spiderman一分。”Peter跳回地面上,再次射出蛛网把那个家伙牢牢的固定住,然后抱着双臂张口。“Deadpool——零分。”


"嗷嗷……不愧是纽约人民的好邻居Spidey……"Peter听见那个人在这样嚷嚷,然后红色的雇佣兵抬起头,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表演结束了,小蜘蛛宝宝可以帮哥解开了吗,要知道你的蛛丝捆得我的(哔——)蓄势待发,我向你保证以后去床上会好好陪你这么玩的,可是现在能先放我下来吗?"


他盯着蜘蛛男孩涨红的脸颊,Peter简直不想理他,Deadpool的嘴里满是污贱的胡言乱语,他根本没准备好怎么对付这样神奇的人。于是他说道:"我要走了,蛛丝两小时后自动溶解,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吧,很高兴认识你,Dead……Deadpool。"


"小蜘蛛叫哥的名字能不能更深情一些,虽然你怎么说我都喜欢!"雇佣兵看着他转身就要离开,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留我一个人在这里?really?我可是看过了你浑身赤裸换制服的样子,事实上我还拿出手机录下来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拿去给姑娘们看看,虽然她们更喜欢块头巨大肌肉发达的类型。"


Peter离开的脚步僵住了。蜘蛛侠心里一阵崩溃,甚至脑补出了把眼前的男人按在地上狠狠揍死的画面。他僵硬地转过身,"把你的手机交出来,我要删了这段录像!"


"噢噢别生气honey。你给哥松绑,哥保证会将它作为私人收藏一个字都不说出去。现在你考虑好了,我会很享受你把蛛丝从我身上脱下来……"他话还没说完蜘蛛侠就扑了上来,在他身上疯狂搜索着他的手机。


"年轻人的臭脾气,a-huh?"雇佣兵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得需要一串小小的密码来解锁我的手机。"他看着蜘蛛侠一脸又青又白地从他身上搜手机,那指节分明白皙的双手滑过他的腰际,"噢这感觉太棒了,"雇佣兵感叹道,然后就看到他的蜘蛛男孩掏出手机按了几下,随后气呼呼地揪起他的衣领,"我讨厌你!"Peter生气地嘶嘶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不仅跟踪我偷看我还用手机录像,说什么要我陪你去什么该死的展览会,还对我做那么奇、奇怪的事,你到底想怎样?"


"我喜欢你。"Deadpool这样说。




我喜欢你。


Peter的脑海中无限循环着这句出自第一次见面人的话。


作为普通人的自己,Peter可以发誓,从出生到现在,自己从没收到过任何告白。


无论眼前人是否真的有可信度,Peter的心都无法抑制的疯狂跳动——那种即将突破胸腔的躁动。


“嘿,给哥点反应?哥可是做了很多准备的,结果连戒指都准备好了。”Deadpool从某个凸起的部位掏出一枚亮闪闪的戒指,“看,还热乎着!”


视线随之扫去,Peter知道,那枚戒指绝不便宜,起码要像史塔克先生那样才买得起。


“spidey?还没反应?那么哥给你带戒指咯?带上了哥的戒指就是哥的人了!”Deadpool开始偷笑,甚至真的抓起了Peter的右手,对准无名指准备套上那个价值不菲的戒指。


就在戒指即将套上的那0.01秒,Deadpool下巴收到重创,K.O.!


用力将对方手机摔在地上,使出全力踩碎,再跺几脚,手机成了垃圾。


Peter再一次喷出蛛丝动身离开,像是为掩盖自己的情绪,他口中嚷嚷着:“万恶的有钱人。”




end.


***


第一次集体产粮,祝吃得愉快!


或者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搞事?www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