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狂热症晚期患者

我喜欢的男孩 是最好的男孩

这里是锕白
是杰吹,拒绝一切杰黑,一言不合撕逼挂人
目前初三老狗中考闭关,QQ暂时不用没法扩列
这个是小号,大号暂时不用了
随性发文,随缘码字

“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

“代行神旨。”

“退场。”

当时没想过会退坑这么久以后才收到😂

雷叔的tag粉丝数真是让人落泪😂至少也要是四位数叭……我超喜欢他的

刚刚的一局。本来想稍微玩一下就把他丢大门放走的,但是并没有来得及人家就退出了真是万分抱歉(土下座
幸运儿是角色中少数几个我特别喜欢的之一,虽然没什么特色幸运那个技能也让人不明所以,所以很少看到有人用他
但是他真的很可爱,真的真的
一开局第一个就被干倒了,然后就把他扔在那里也没放椅子上,就去追别人了,那局打的非常放水
到最后场内就剩他一个的时候把他堵到地下室扛起来放下扛起来放下😂好变态啊我

头一次感觉监管者除了打人挨溜之外还能这么好玩

听说过all老骨头嘛

【酒茨】大江山记事-瑞雪


  -我流ooc
  -瞎扯淡的细节设定
  -短小摸鱼片段
  
  大江山迎来了入冬之后第一场雪。
  山里的妖怪,皮糙肉厚,是不怕冷的,随处可见三五个小妖,身上随便挂块布就跟雪里打滚。从平地到小山坡,到树上再到天上,除了鬼王时常喝酒的那片空地上暴露着土壤,其他通通白茫茫一片。透着雪雾看,太阳也是白茫茫的,天空却不见什么阴霾。
  
  茨木顶着一头厚实的白色长发,拖到地上,仿佛和身边灌木上的雪融在一起,好像顶了一脑袋雪,看久了,又感觉像为了过冬特地长了一层新毛的什么动物似的。他紫色的爪子掐酒瓶颈,往酒碗里倒,热气腾腾的酒液顺着瓷瓶滑到酒碗里,散发出酒味的白色蒸汽。那是前不久从人类那里弄来的清酒,虽远不及挚友的神酒,但偶尔尝尝也还勉强可以。他虽然不懂得品酒,但是跟着酒吞时候久了,尝到过优劣不同的数种酒,也能分辨的出好坏来。
  他想着,把那碗冒热气的酒递给青石板那边的红发鬼,又给自己倒了一碗,举起来一饮而尽。不留神有酒从嘴角漏出,顺着下颚一路滑倒轻微滚动的喉结上。
  边上的酒吞童子顿了一顿,也仰头端起酒碗,往嘴里倒酒。
  
  妖怪们是不屑于像人类那样,装腔作势的小口啜饮的。酒吞童子虽然喜好饮好酒,却从来都是豪饮,一口干下肚,感受到胃里热腾腾的灼烧感,才会去品尝。
  
  “倒有几分味道。”
  几碗酒下去,酒吞童子终于给了一个评价。
  “挚友喜欢就好!!”茨木咧嘴笑,像是他挚友夸的是他一样。
  品酒的平平淡淡,赠酒的倒先亢奋起来了。
  
  那酒是他头几日幻化做人类,走遍整个平安京,在坊间最好的酒铺寻得,可着实废了不少功夫。如今看来也还算值得。
  
  雪下得大了点,之前是星星点点悠闲地往下飘,现在是几片一起抱团往下冲。好在两人坐在长青树下,树向外延伸出去的枝丫足够撑起一片无雪的空间。
  不知是被酒热得还是怎地,茨木脸上覆盖了薄薄一层红晕,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他扯了扯衣领,好让皮肤暴露在寒冷干燥的空气中。
  酒吞抬眼看了一眼。
  
  约摸又灌了几碗酒,喝的差不多了,于是酒吞放下了酒碗。
  雪势又大了点,变成鹅毛那样大的,往下洋洋洒洒的飘。这时候已经看不见小妖怪们了,好像都给埋雪地里不见了似的,白色的天地里只有寂静的落雪声。
  
  “这雪看着眼熟。”酒吞突然说。
  茨木有点印象。
  大江山是鲜少下这样子大的雪的,大江山环境温暖,下的雪都是细雪,冻得住山间的涓流,却冻不住江河。上一次这样大规模的降雪,算起来还是数十年之前呢。
  
  “吾化鬼那一日天气也是如此的反常”
  
  数十年之前,他化鬼那天,也是如此大的鹅毛雪。路过罗生门提着酒壶的红发妖怪,掐着他的脖颈把他从那堆温暖的雪堆里提溜出来,然后给他强行灌了一大口酒。辛辣的烈酒猛灌进口腔鼻腔里,把他呛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人也彻底缓过来了。那大鬼看了嫌弃,把酒壶别在腰上,走了。
  就算再傻愣愣的,茨木也知道要跟上。好在大鬼那一头张扬的酒红色头发,让他成为雪野上唯一耀目的赤色皇菊。茨木胡乱拿袖子抹了把脸,又狠吸鼻子,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回大江山了。
  
  晃了会儿神,茨木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当年若是没有挚友当年的出手,也不会有现如今的茨木童子。挚友就像鬼族的灯塔…”
  “…停停停!你跟了我数十年,每日都在说这些无用的,听了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就少说两句吧。”
  酒吞童子无奈又苦恼的捏眉心。
  “挚友叫我住嘴,那我便不说了吧,只是最强之鬼的事实是不变的。”
  
  在歌颂酒吞的事迹上,茨木自称第二整个大江山就没人敢称第一了。虽然酒吞并不厌恶这种行为,但是听多了偶尔还是觉得麻烦。
  
  茨木给自己倒满了酒,灌下去,擦干了嘴角,站起来走到雪地里。
  “今日见如此奇雪景,不如现在就在此来…”
  “不打。”
  见心思被识破了,茨木也不尴尬,笑着夸酒吞不愧为他的挚友,一下就能猜出他心中所想。雪落在他赤红色的角上,厚厚一层。茨木赤着脚才踩在雪地上,于是空旷的雪野里除了落雪声,多了踩雪的咯吱声,和脚踝铜铃清脆的碰撞声。
  
  酒吞看茨木咯吱咯吱踩着雪,坐在树下倒尽了瓶里最后一滴酒,站起来走过去。在茨木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掸了掸他头上角上的落雪。
  “走吧,去外面走走。”
  茨木童子高声应了,跟在他身后。
  
  那只热气腾腾的酒壶降下了温度,杯口结了些冰霜,正对着两串足迹,很快就被落雪覆盖了,仿佛无人来过。
  
  tbc.
  
  *热着的清酒真的很好喝,没有白酒那么烈有白酒那么香
  *上面说温暖的雪堆是因为茨木刚化鬼,快冻死了,冻死的人(鬼?)死前会有一种朦胧的温暖幸福感
  *其实说是tbc只是我还没想好后面要写什么啦,应该是日常吧

【埼杰】圣诞节


  -用零碎的时间挤出来的并复健60分,写的感觉超草率的而且超时间十分抱歉
  -bug和ooc致歉
  -想写写有点别扭的刚确定关系的师徒
  -容易害羞的单纯的弟子
  
  
  1
  天气越来越冷,好在公寓里暖气充足。电视上已经连续一周没见到怪人出现的新闻了,Jump上也没什么有看头的漫画,King那家伙竟然以要参加线上恋爱游戏活动为由拒绝与他打街机。
  超无聊的。
  埼玉趴在暖桌上,脸与暖桌无缝亲密接触,直勾勾地盯着落地窗外的灰色的天空。太安逸而温暖的环境让他觉得有点困。
  
  啊,下雪了。
  说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超市大减价?不,他有看过这周围八条街的超市传单,虽然有活动但是东西并不便宜。前两天老爷子有打过电话来问要不要去道馆吃饭……嘛,因为不太喜欢吃烤鸡,而且那天还特地为了吃火锅和杰诺斯出去买好了白菜,所以就拒绝了他的好意。
  这么想的话…今天似乎是圣诞节来着。
  
  “杰诺斯?”
  他抬头瞅向正擦玻璃的弟子。
  “什么事,老师?”
  “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他看到他的改造人弟子停止擦玻璃,然后走过来端正的跪坐在他面前,掏出通讯器。
  “我现在马上推掉所有可能的安排。”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埼玉把他拿着通讯器正准备发消息的手按下去,“你要是有事的话去做你的事就好了。”
  他的弟子总是这样,太在意他这个老师有时实在是让人头疼。他苦恼的轻轻掐了两下眉心。
  “我就是,那个,”
  杰诺斯认真的注视着他。
  “就是那个嘛…”
  在弟子极诚恳单纯的目光下,他紧张不已,杰诺斯还未成年呢。虽然看长相一定是受女生追捧的类型,但是相处一段时间后,看这小子固执的木头脑袋也不难猜出那些追捧他的女生们努力的结果。所以说不定他们都是第一次呢。
  他艰难的呼出一口气。
  “去约会吧!”
  几乎是用吼的,埼玉磨蹭半天说出这句话。
  
  2
  “…………”
  杰诺斯低下头,一言不发,小半张脸隐匿在自然下垂的金发之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埼玉手心开始出汗,他没发现自己现在的紧张程度,堪比和King打游戏。狭小的公寓里暖气似乎开的有点过头,而大部分热量的热源就跪坐在他身前。
  
  “喂喂…不同意的话也…”
  好歹说句话啊!
  埼玉甚至有些期待杰诺斯的话痨。
  
  “…没、没问题的,埼玉老师!!”
  改造人一个猛抬头,差点撞上埼玉的下巴。硬而粗糙的人造韧型纤维发尖擦着他脸划过去。
  
  “……没关系嘛你?在发烫诶。”
  埼玉伸手覆盖在杰诺斯脸上,高于人类所能承受的温度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我问题的!让老师费心了,非常抱歉!”
  “啊…道歉什么的就算了吧,既然没事的话那现在就走?”他挠了挠光滑的头顶,起身换衣服准备出门。
  
  3
  “老师,改造人的身体上附着的微小电子感应元件不会对寒冷、炎热或者其他异常气候环境感到不适,这方面塞库诺博士给我制作的传感器并不会敏感的过多感受到负面感官的影响…”
  “…说人话。”
  “我不怕冷不用穿这么厚。”
  杰诺斯站在玄关,往下扯了扯调整围脖的高度,好让它不那么限制行动,他用不解的目光望向老师。
  “这对战斗会造成很大影响,老师。”
  虽然这么说着,但老师的要求他不能随意违抗。杰诺斯别扭的向下拉米色高领无袖毛衣的边,这件衣服对他来说太厚了。
  埼玉捏着下巴打量他。
  
  “你成为改造人之后一直都只穿衬衫啊夹克啊这种衣服吗?”
  “是的,老师,在没与您相遇的四年里我一直都是这样。改造人的身体并不像人类的我那般弱小,寒冷对我来说已经很久没真切的感受到了。”
  他在说这话时十分平静,就如同叙述一个平淡的故事那样不起波澜。
  “唔、这样啊,”埼玉盯着金发改造人钢铁铸就的手臂,沉默了几秒,“就穿着吧,大不了有怪人交给我解决就好了。”
  他笑着拍杰诺斯的肩膀,毛衣外套着的羽绒坎肩内充盈的鸭毛,把改造人铁质的肩胛骨掩藏住,使人无法一眼看出他与人类的区别。
  “你啊,稍微给自己放个假吧。”
  见杰诺斯还想说点什么,他补充道:“太紧逼自己的话是无法变强的哦。”
  “走啦——”
   他敲了弟子的额头。

终于到了!!!
团子超级可爱!!!画的超棒!!!字好看!!赞美太太!! @齐林九言
太太我给你表演旋转升天爆炸!

【贱虫产粮大队】第一轮接文游戏(又名论蜘蛛侠与HelloKitty的兼容性(bushi

算是第一篇贱虫文了吧!

白祭司:

群里的第一轮接文游戏,发上来顺便宣一下群:673194173,进来了就都是大佬w欢迎来群w


现在艾特一下参与此轮接文游戏的作者们: @Mr.Jubilee , @RENKA , @熊熊熊丨熊孩子 , @逆十字 , @狼九是个大垃圾 , @Delano ,然后还有我(´・ω・`)


以下为正文:(PS:正文经我微微调整过,希望大佬们别介意【土下座】)


***




Peter在一次寻常的放学之后飞快地跑去了德尔马先生的三明治店——像往常一样——买了他最喜欢的面包。


不得不承认,虽然这种面包随便一家店都可以买到,Peter还是最喜欢德尔马先生家的面包——至于理由?大概是所谓的……唔蜘蛛直觉?


然后,Peter边走边啃完了面包,看了眼四下无人,把面包包装袋团成球稍微用了点蜘蛛力量准确的丢进垃圾桶,接着拐进自己最常去换衣服的小巷子里。


小伙子十分急切——他快速换下衣服并随意地把它们窝成团塞进书包,向旁边轻轻一甩,手腕一抖射出蛛网固定在墙上。


我们的纽约好邻居又要开始每天的常规巡逻了,可在他跑出这个乱七八糟的小巷子之前,蜘蛛感应器就突兀地想起来。“哇哦,看看这是谁?哥的超级英雄?”


Peter被突兀的陌生声音吓了一大跳,先不说他换衣服的全过程被目睹到了,那人还可能已经知道了他是谁,这么想他内心开始疯狂地恐惧和无措起来。


变异蜘蛛给予Peter的超能力可没教会这个男孩如何处理这种事情。Peter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臂,用蛛网封住了那个突然冒出的可疑人物的嘴,然后迅速的用蛛丝把那个家伙拖进了巷子更深的地方。




“你、你是谁?”Peter发射了几条蛛丝把那个身着红黑紧身衣的人先固定在墙上,他谨慎的后退了几步与对方保持距离。“你看到了什么?”Peter的蜘蛛感应在脑内不停的鸣响,提醒他离面前这个男人远一点,越远越好。


“唔唔唔唔”墙上的男人用那被堵住“通风口”的喉咙不断呜咽,Peter思索片刻,决定遵从自己的蜘蛛感应:“听着,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给我忘掉!不然友好的邻居会变成什么可怕的东西也说不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可怕些,Peter手腕抬起,迅速离开巷子。


突然飞来一把武士刀斩断了蛛丝,Peter在快要落地的瞬间完美的跳落在地面上,而刚刚阻止自己离开的雇佣兵已处理好被蛛丝封住的嘴。“哇喔,baby boy, 10分!哥爱死你落地的样子,如果你是说你在这儿换制服或是你的样子还有你性感的屁股 ,哥完全没看到”说完这句,死侍看到眼前的小男孩明显松了口气,Peter看到对方走过来靠近自己的耳朵边笑道“哥骗你的”


小蜘蛛刚想用自己可怕的蜘蛛力量飞起一脚,却被握住了脚腕。“嘿,跟纽约好邻居来一场斗殴可不是哥今天的目的。来看看这个,”死侍手上的那两张hellokitty大型展览会门票晃得Peter眼睛疼,“瞧这个多棒!有兴趣跟哥一起吗?”


Peter一脸不敢相信地收回了腿,狐疑地盯着那奇怪男人手上纸张上面一脸蠢样的无嘴蝴蝶结猫,他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能结结巴巴地开口:你……偷看我换装就只是为了让我陪你去看一场莫名其妙的展览会……?"而且还是什么凯蒂猫的展览会,眼前这家伙真的不是变态吗?!


“是的——甜心,不然你以为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呢?”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无辜,男人面罩上眼睛的部位挤了挤,然后用一种带着某种暗示意味的语调说着:“不过如果你想要有些其他的安排的话,哥今晚的时间都为你留着呢。”


Peter本能的不想知道他口中的“其他安排”是指什么,虽然搞不懂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目的,但Peter还是决定不再和他纠缠,况且我们新上任的小英雄,大家的好邻居Spidey还要去履行他的职责。“…好吧,虽然不知道你什么目的,但是抱歉我不能陪你去那个…那个hellokitty的展览会。”他悄悄往后挪了两步,“——现在我该走了。”Peter说完也不看男人什么反应,转身就跑。




出乎意料,Peter非常轻易的摆脱了雇佣兵的纠缠。“或许他真的只是想找人去看那个什么hellokitty展。”Peter这样想到,“不一定非要是我”。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打断Peter的思路,毫不犹豫,手一抬,蜘蛛侠的工作再次开始。然后,就在那个被抢劫的运钞车上,蜘蛛侠再次看见了那个红黑的身影以及——“尸横遍野”的抢劫犯。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眼前的蜘蛛侠脾气很暴躁,雇佣兵看着面前的制服男孩的蜘蛛眼快气愤的闭了起来,说实话,生气中的超级英雄,让他胯下一涨,可爱极了。但是眼前总得哄哄这正义感爆棚的蜘蛛侠男孩子,他的hellokitty展可不想就这样没了,他期待着在展子上让蜘蛛侠用他的蛛丝力量帮他拿到那个限量的等身hellokitty,那个极限的套圈游戏太麻烦了。


“OK,OK,babyboy 听我说”


这家伙终于要说今晚的重点了,Peter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我需要你的蜘蛛吸附能力,”死侍伸出一根手指示意,Peter叉着腰点头,“去帮哥抓到hellokitty展上那个最大的hellokitty玩偶。”“WTF??!”


“sorry,我没听清楚,请再说一遍”Peter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再次确认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和自己开玩笑?“去帮哥抓到hellokitty展上那个最大的hello嗷....”死侍还没说完,没有耐心的男孩再也听不下去,他选择一脚踹飞这个浪费了自己时间的男人,甚至他决定多踹几脚。


“嗷....等....等等 spidey!嗷!听着....”男人被Peter踹的连连哀嚎,Peter停住脚极其没有耐心的听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揍的惨兮兮的男人要说什么话。“你要是再踹哥一脚,哥就……嗷!”


Peter已经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了,作为spider-man 他的日常太忙了,这一周最犯傻的事大概就是和这个男人浪费时间,于是Peter射出蛛丝准备离开,被他揍到趴地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并且抓住了他的手腕。


“哥说了,你再揍我,我就要吻你。”




蜘蛛侠男孩面罩下的脸刷地一下通红了,没等雇佣兵听见他说什么,一个狠狠的拳头就亲吻上了他的正脸。"别再让我看到你!"Peter没好气地指着捂着脸哀嚎的雇佣兵说,"要是你下次还给我惹麻烦的话,我就会好好教训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拳头那么简单!"说罢他就要荡着蛛丝走,可是那罪魁祸首比他行动得更快,一瞬间搂住他的腰,扒开男孩的面罩就亲吻上他的嘴。


"叮叮~再揍我就吻你,小蜘蛛,谢谢你允许哥吻了!"


Peter一片空白的大脑只听得见他调皮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轰得一声,Peter的大脑里爆炸了。




之后发生什么Peter不记得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并“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而自己已经拉下面罩,脸上的热度还未散去。


“spidey……你……力气真大,哥的肋骨似乎断了…”


“oh,上帝!”天平瞬间从羞耻心跌落至责任心,Peter慌忙俯下身去查看雇佣兵的情况,然后……什么情况?!


一阵天旋地转,Peter和身下的人换了体位。


“叮咚~spidey0分,deadpool满分!现在亲爱的babyboy我们来谈谈除了hellokitty展以外的事~”


Peter大脑一片空白,喘着粗气,一半是被男人的举动所气,一半是心脏跳动多快而感觉呼吸困难。他敢说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快红透了。从来没有和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况且对方还是个男的。双手的蛛丝发射器被男人的大手摁住,被卡在男人身下的Peter感觉很挤。


“哇喔,spidey,现在我们来谈谈正经事。”


“该死的,你非要用这样的方式吗?”


“如果你不陪哥去逛Holle Kitty展的话”Peter感觉身上的男人更加压低了身体,腰部被某种硬硬的东西抵着很不舒服。“哥倒是乐意用这种方式。”


“OK,OK....我答应你,你先松开我的手”


“yes!!!”身上的男人开心的大叫,就在他松开手的一瞬间,Peter发誓他用尽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踢向男人的两腿之间。


“哦我的甜心……”男人扭曲着五官捂住了那不可描述的地方向一旁倒去,Peter趁机射出了蛛丝粘着墙壁跳上了一户人家的窗台,“如果我因此收到伤害的话我想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闭嘴。”Peter几乎是低吼着喊出了这句话,他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脸上过高的温度——但似乎无济于事。于是他低下头冲着那个可疑男人再次确认:“所以你——你找到我,就是为了让我陪你去参加一个HelloKitty展并……帮你抓一个所谓的最大的HelloKitty玩偶?”


“当然不!”上一秒还躺在地上死命哀嚎的人,下一秒一个生龙活虎就猛然坐起,“亲爱的,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知道“回”有四种写法吗?”


“what?!”此刻Peter有种被人戏弄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试图散去自己的暴力冲动以及脸颊的高温,“你,究竟是谁?目的?再说那什么展了!”


冷静下来的Peter发现对方很擅长打乱自己的节奏,或者说是将别人带进他的节奏。


但是现在,应该进入蜘蛛侠的节奏了!


可惜他面对的人是名为Deadpool的雇佣兵。


“哦?到现在哥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吗?好吧,哥叫Deadpool是一名雇佣兵哦。当然如果可以,spidey请叫哥wade~最后目的的话……如果甜心不愿意告诉哥“回”有哪四种写法,也不愿意陪哥去hellokitty展,那么,只能用血来满足哥了~”




啊哦,蜘蛛感官。


Peter发誓蜘蛛感官从来没这么响过,感觉就像是梅姨放了一百个闹钟在他的脑子里叫唤。


当然,梅姨没有那么做过,但不代表这个叫做“deadpool”的家伙不对。


Peter射出蛛丝粘住对面的墙壁,双臂使力让自己离开了那个窗台——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你该赔偿那户人家的损失。”Peter喊着,并射出蛛丝试图粘住朝他而来的刀——但好像没多大用处,过于锋利的刀锋一下子就把蛛丝从中间切开了。


“如果他们想要一匹彩虹小马的话!”男人——不,Deadpool举着手,狠狠把他的武士刀朝着Peter的脑门插了下去。


“我想他们不会想要那东西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口中的彩虹小马指的是什么。”Peter眯着眼,伸出左手射出蛛丝再次拉着自己离开原地,并在空中转了个方向对着把刀插进墙壁里的Deadpool连着射出几道蛛丝,手腕用上了蜘蛛力量把那个家伙从墙壁上扯了下来。


“Spiderman一分。”Peter跳回地面上,再次射出蛛网把那个家伙牢牢的固定住,然后抱着双臂张口。“Deadpool——零分。”


"嗷嗷……不愧是纽约人民的好邻居Spidey……"Peter听见那个人在这样嚷嚷,然后红色的雇佣兵抬起头,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表演结束了,小蜘蛛宝宝可以帮哥解开了吗,要知道你的蛛丝捆得我的(哔——)蓄势待发,我向你保证以后去床上会好好陪你这么玩的,可是现在能先放我下来吗?"


他盯着蜘蛛男孩涨红的脸颊,Peter简直不想理他,Deadpool的嘴里满是污贱的胡言乱语,他根本没准备好怎么对付这样神奇的人。于是他说道:"我要走了,蛛丝两小时后自动溶解,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吧,很高兴认识你,Dead……Deadpool。"


"小蜘蛛叫哥的名字能不能更深情一些,虽然你怎么说我都喜欢!"雇佣兵看着他转身就要离开,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留我一个人在这里?really?我可是看过了你浑身赤裸换制服的样子,事实上我还拿出手机录下来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拿去给姑娘们看看,虽然她们更喜欢块头巨大肌肉发达的类型。"


Peter离开的脚步僵住了。蜘蛛侠心里一阵崩溃,甚至脑补出了把眼前的男人按在地上狠狠揍死的画面。他僵硬地转过身,"把你的手机交出来,我要删了这段录像!"


"噢噢别生气honey。你给哥松绑,哥保证会将它作为私人收藏一个字都不说出去。现在你考虑好了,我会很享受你把蛛丝从我身上脱下来……"他话还没说完蜘蛛侠就扑了上来,在他身上疯狂搜索着他的手机。


"年轻人的臭脾气,a-huh?"雇佣兵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得需要一串小小的密码来解锁我的手机。"他看着蜘蛛侠一脸又青又白地从他身上搜手机,那指节分明白皙的双手滑过他的腰际,"噢这感觉太棒了,"雇佣兵感叹道,然后就看到他的蜘蛛男孩掏出手机按了几下,随后气呼呼地揪起他的衣领,"我讨厌你!"Peter生气地嘶嘶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不仅跟踪我偷看我还用手机录像,说什么要我陪你去什么该死的展览会,还对我做那么奇、奇怪的事,你到底想怎样?"


"我喜欢你。"Deadpool这样说。




我喜欢你。


Peter的脑海中无限循环着这句出自第一次见面人的话。


作为普通人的自己,Peter可以发誓,从出生到现在,自己从没收到过任何告白。


无论眼前人是否真的有可信度,Peter的心都无法抑制的疯狂跳动——那种即将突破胸腔的躁动。


“嘿,给哥点反应?哥可是做了很多准备的,结果连戒指都准备好了。”Deadpool从某个凸起的部位掏出一枚亮闪闪的戒指,“看,还热乎着!”


视线随之扫去,Peter知道,那枚戒指绝不便宜,起码要像史塔克先生那样才买得起。


“spidey?还没反应?那么哥给你带戒指咯?带上了哥的戒指就是哥的人了!”Deadpool开始偷笑,甚至真的抓起了Peter的右手,对准无名指准备套上那个价值不菲的戒指。


就在戒指即将套上的那0.01秒,Deadpool下巴收到重创,K.O.!


用力将对方手机摔在地上,使出全力踩碎,再跺几脚,手机成了垃圾。


Peter再一次喷出蛛丝动身离开,像是为掩盖自己的情绪,他口中嚷嚷着:“万恶的有钱人。”




end.


***


第一次集体产粮,祝吃得愉快!


或者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搞事?www